<
党政新闻

科创板来了|机构火线解读:定稿做出四类修改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06 10:44

  3月2日凌晨,中国证监会和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发布实施了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相关业务和配套指引,这也就意味着,经过近一个月的意见征集,市场高度关注的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配套规则正式发布实施。

  华泰证券表示,科创板推出节奏略超预期,方向与征求意见稿基本一致,但是操作层面更加优化,更具弹性。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认为,正式发布稿相比征求意见稿主要有四方面的修改。一是进一步明确红筹企业上市标准;二是进一步优化股份减持制度;三是进一步明确信息披露审核内容和要求;四是进一步合理界定持续督导职责边界。

  广证恒生分析师袁季在研报中指出,根据证监会及上交所介绍的科创板工作情况来看,正式规则出台之时,便是接受上市工作申请启动之时。预计月内会有企业申报,六个月内将有首批企业上市。

  付立春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科创板正式规则体系先行发布,并开始接受申报,速度与进度极快,超出市场预期。

  “设立科创板是今年我国资本市场的大事,在科创板上试点注册制属于资本市场的增量改革,将最大程度上减少对于现有交易板块的冲击,有利于通过积累经验来试点注册制。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科创板的设立主要是为了解决我国资本市场对于科技创新型企业的支持力度不足,弥补短板。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一项重大的制度创新,对资本市场各项改革都是重大推动。

  具体来看,科创板主要在上市信息披露、交易、退市等方面做了很多制度创新,在很多方面都有很多突破。

  科创板规则明确,符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若干意见的通知》规定的相关红筹企业,可以申请在科创板上市。付立春表示,这把科创板上市公司的范围进一步明确扩大,涵盖了更多更优质的国内企业。科创板可上市公司增加了一类,财务标准增加了两条。红筹股的标准高于一般科创企业,低于独角兽与CDR。这也为独角兽、CDR等在科创板上市埋下伏笔。

  另外,在股东减持方面,科创板正式规则中,缩短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征求意见稿中的核心技术人员股份锁定期,由3年调整为1年,期满后每年可以减持25%的首发前股份;优化未盈利公司股东的减持限制,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董监高、核心技术人员减持作出梯度安排。

  付立春认为,减持制度放松了锁定年限、减持比例等的限制,特别是其中的核心技术人员。增加了科创板企业核心人员、股东的灵活性,监管与投资中值得注意。

  杨德龙强调,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有利于推动我国科技创新企业的发展,同时有利于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当前A场已经逐步走出了底部,市场趋势也发生了反转,A场将有望开启“黄金十年”。建议投资者积极转变投资理念,坚持价值投资。

  此前,市场一直对科创板分流主板市场的资金存在担忧:一旦注册制下大量企业集中上市,是否会对二级市场造成冲击?

  “科创板启动后,不必过分担心资金分流问题。资金分流问题担心是有一定合理性的,但过度担心就有些非理性。”付立春表示,科创板的标准比较高且执行会很严格,特别是在初期一定是要平稳的。这就会让启动期的科创板上市公司的质量高、数量低,在发行节奏上市场与监管都会相对谨慎。

  他指出,科创板这个规模相对A股还是比较低的,一级市场的分流压力有限。虽然少数公司会有更多二级资金的追逐,但50万门槛限制了85%的投资者;而且向好吸引了已经更多增量资金,这就导致二级市场分流压力也有限了。

  杨德龙也提出类似的看法。他认为,科创板会有相应的严格的标准和程序,不是谁想上就可以上的。科创板注重市场约束,各方归位尽责,科创板不会出现大水漫灌的局面,这就解除了市场的重大的担忧。虽然试点了注册制,但是并不意味着会大量地扩容,注册制并不意味着不审核,而是和审核制相比,审核的内容不一样,在发行的数量上也会根据市场的状况来控制发行的节奏,而不会让大量的公司集中上市,从而分流现有市场的资金。

  在流动性方面,袁季预期,科创板开板初期流动性将较为充裕。除个人投资者以外,上交所“现有投A股的公募基金、前期6支战略配售基金以及新募集的公募基金均可投资于科创板”的安排进一步为二级市场注入流动性。

  付立春预计,科创板投资可能出现新的特征:一是收益下降。相对A股来说,新股阶段收益率会大幅下降,损失的概率上升,一二级市场利差缩小甚至倒挂。科创板初期可能会有炒作,而且可能会爆炒。政府信用背书下,大家的热情会非常高涨,而市场的融资量没多大。之后成熟期结果是分化,二八、马太效应,这些我们都会看到。

  针对投资者参与科创板,付立春指出,50万的门槛一定程度能保护投资者,特别是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投资者之间的竞争会非常激烈。机构和个人进行投资的时候,不但要进行深入的研究,还要做尽调,尽调的成本很高,但可能这是必修课。以后新股投资的方法,如果还用A股的方法炒作,再去照搬到科创板,操作的风险会很大。优胜劣汰,最后很可能部分老方法投资会淘汰出局。

  在市场配置方面,袁季认为,在科创板市场化的制度环境下,长期看市场的资源配置以及定价将由“丛林法则”支配。只有具备创新能力的细分龙头企业才会掌握资金资源, 唯有践行价值理念的专业投资者能在市场中胜出,表现出“强者恒强”的局面。

  袁季表示,在正式规则中,对保荐机构子公司(或相关子公司)跟投的表述,从“可以参与本次发行战略配售”变为“参与本次发行战略配售”,其他规则未变。这意味着,券商跟投从可选项变为必选项,监管层通过跟投制度来约束保荐机构的意图明确 。

  而且,科创板正式规则中进一步合理界定持续督导职责边界。不再要求保荐机构发布投资研究报告;取消保荐机构就上市公司更换会计师事务所发表意见的强制要求;补充履职保障机制,要求上市公司应当配合保荐机构的持续督导工作。

  要求保荐机构提交保荐底稿这一规定在正式规则中维持不变。“提交保荐底稿这一规定,尽管会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保荐人的工作量,但亦有助于倒逼保荐人优质、规范的企业,落实中介机构的责任。 ”袁季如此表示。

  他还进一步表示,科创板市场化定价、券商跟投等制度本身,以及未来注册制的推广,将对以券商等中介的业务能力提出了极大的挑战。“通道”型投行向综合型投行转型的趋势下,或驱动券商集中度的进一步提高。

  作为中介机构的投行,对资本市场改革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天风证券指出,投行可以发挥资本市场定价机制作用,使资本市场长期估值趋于合理化;其次投行交易撮合能力可为资本市场创造流动性,长期稳定资本市场价值中枢,成为资本市场“压舱石”;最后投行通过参与上市公司长期投资,对上市公司形成约束和管理,引导长期资金入市,使大量资金转化为经济发展长期资本,为中小企业、创新型企业提供权益型资本,提升全社会创新资本形成能力。

  华创证券非银首席分析师洪锦屏认为,科创板将是场内市场注册制的首次尝试,对未来注册制的进一步推广具有标杆作用。券商投行部门业务规模增长明确,券商作为中介机构的作用有望放大,费率可观。同时还将带动销售、交易、直投、创投等其他业务的联动发展,强投行料将率先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