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新闻

中国新闻周刊:“三圈”赵正永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2-21 20:31

  1月15日晚20点30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陕西省委原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现年68岁的赵正永,生于安徽省马鞍山市一个普通矿工家庭。他爱网球、爱文学、爱画鹰、爱接受采访,在安徽陕西两省任职多年,政绩乏善可陈,仕途却一帆风顺。

  他曾深耕陕西官场15年,历任省委、政法委、常务副省长、省长、省委等职。期间,他一直努力为自己营造亲民的形象,却还是在三秦大地留下了“官霸”、不懂经济、任人唯亲的烙印。

  同时,秦岭违建别墅泛滥、陕西千亿矿权纠纷案、榆林胡志强案,以及饱受诟病的用人选人问题等,均成了他的“陕西标签”。

  多位知情者称,赵正永赴京后,关于他被查的传言就接连不断,并在2017年年中达到。“摇摇晃晃了一年多后,赵正永还是落马了。”陕西省一位政商圈人士称。

  1951年3月,赵正永出生于安徽马鞍山市一个矿工家庭。父母均为马鞍山市向山硫铁矿的普通工人。

  17岁时,他到安徽省宣城地区水阳乡双丰村插队当知青。两年后,他进入安徽省马钢公司修建部机动车间,从学徒开始做起,成为一名铆工和钣金工。由于爱好文学,写得一手好文章,他后来出任马钢公司修建部秘书科秘书,期间,他入了党。

  1974年10月至1977年8月,他成为一名工农兵大学生,在中南矿冶学院(现中南大学)材料系金属物理专业学习。毕业后,他重回马钢公司工作,先后任钢铁研究所物理室技术干部,复查办办事员、钢铁研究所团委、公司团委、。

  1982年8月,他离开马钢公司,出任马鞍山市团市委。之后历任马鞍山市委、黄山市委、安徽省公安厅厅长、安徽省委政法委(兼任公安厅厅长)。

  1999年,王志文、李幼斌、高明等主演的电视剧《本色》热播,时任安徽公安厅长的赵正永,以公安顾问的身份出现在了该剧职员表里。

  2000年对赵正永的仕途是重要的一年。这年,国家启动西部大开发战略,中央组织东部地区的一批优秀干部赴西部任职。当过知青、工人、工农兵大学生,有着丰富工作经历的赵正永,入选第一批“西进大军”。次年6月,他卸任安徽省委政法委、省公安厅厅长职务,转战陕西,出任省委、政法委,后又出任常务副省长。

  陕西有政商圈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0年,时任常务副省长的赵正永已经59岁,很多人认为他即将退休,他却被提拔为陕西省代省长,仕途迎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

  2010年6月2日上午,陕西省十一届会第十五次会议闭幕后,新任代省长赵正永接受媒体集体采访。

  《华商报》一位记者问他,在任期内最希望听到三秦百姓怎样的评价。他说:“我想以我的实际行动和政府的工作效力,让老百姓认识到,这是一个心中装有百姓利益的干部,一个肯干实事、务实的干部,一个廉洁正派的干部。”

  在现场,他还吟诵起教育家陶行知的名言“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2011年1月22日上午,陕西省十一届四次会议闭幕,他当选为陕西省省长。

  会后的媒体见面会上,赵正永说自己非常爱上网。“现在的热词就是拍砖,我们希望网友能够更加关注我们的工作,促使我们加强改进。”

  赵正永接受采访时,喜欢主动提及自己当农民和工人的经历。2012年期间,赵正永做客央视《小崔会客》,节目一开始,他就自我介绍:“我是工人出身,当时什么都做过,也到过农村,插过队,当过农民,日子比较艰苦。”

  崔永元称要“考考他”,递给他一副手套、一个扳手。赵戴上手套,接过扳手,然后滑动扳手钳口,夹住崔永元的两个手指,稍一使劲,崔永元身体就跟着倾斜。

  2014年,他在接受凤凰卫视吴小莉专访时,自称是“潜水型”网民,每天都会在睡前至少花40分钟看微博和微信。“我潜在水下,因为我现在只能做到这一步。先了解舆情,了解社会的动态,了解大家对陕西重大事情的看法、评价,而且很多事情我也是通过这个来处理。”

  2016年3月27日,赵正永卸任陕西省委。一个月后,他赴京任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8年3月卸任。

  赵正永在省长、省委任上,当地媒体多次报道他慰问看望拾荒工人,帮农民工讨薪、给网友回复留言等新闻,给人一种接地气、没有架子的印象。但事实上,赵正永又有“官霸”的一面。

  《中国经济周刊》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赵正永非常霸道,手伸得长,管得非常细。他当省长的时候,什么事情自己就定了,很少向省委汇报,而他当省委的时候,则经常管政府的事。

  某央企驻西北公司的一位高管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赵正永主政陕西期间,工作方面建树不多,出行时却随从一大堆,前呼后拥,去哪儿都恨不得封城。喜欢文学的他,说话爱引经据典,完了还要把自己说的话印成书。

  2017年11月6日,他以中南大学杰出校友身份,携金属物理系771班共25名校友回母校访问。

  2018年7月3日,古城西安,中雨。这天上午,西安市长安区的香积寺,来了一位年近古稀的香客,即已经卸任陕西省委两年有余的赵正永。

  香积寺是中国“佛教八宗”之一“净土宗”祖庭,唐代著名的樊川八大寺之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长安区郭杜镇香积寺村。当地人有“去过香积寺,平安又无事”的说法。

  当天,长安香积寺在微信公号发布《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原陕西省委赵正永等一行参访长安香积寺》一文,图文并茂地报道了此事。

  从照片看,当天赵正永精气神不错,一袭黑衣,穿着一件圆领的短袖T恤,有人为他撑伞,两位和尚迎接他。赵正永当日参观了香积寺的善导书院、崇灵塔、大雄宝殿、净土文化展示厅。

  该文发出后迅速传播,伴有各种解读。有网友称,赵正永是名副其实的“临时抱佛脚”。不久,香积寺删除了该文。

  一位接近陕西省委的当地企业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赵正永笃信佛教,尤其是退居二线后,经常去拜访佛教大师。

  2019年1月15日20点30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称他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至此,赵正永落马的传闻落下实锤。

  《中国新闻周刊》梳理发现,赵正永是以来陕西落马的第五位省部级官员,也是唯一一名正部级官员。前四人是省政协原祝作利,西安市委原、省会原副主任魏民洲,原副省长冯新柱,陕西省委原、原秘书长钱引安。

  此外,后,该省还有三位省部级官员受到降职处分,分别是省委原、省政协原孙清云,西安市原市长上官吉庆和陕西省政协原程群力。

  1月16日,陕西省委召开会会议,通报中央对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决定,省委胡和平主持会议。会议强调,要深刻认识赵正永的两面性、欺骗性,深刻汲取教训,坚决与其划清界限,彻底清除其恶劣影响。

  会议要求,要严查各类违纪违法问题,严肃惩治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问题,以赵正永、魏民洲、冯新柱、钱引安等反面典型为镜鉴,巩固发展反斗争压倒性胜利。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7月3日,即赵正永现身香积寺的同一天,陕西省委、西安市委王永康调研秦岭北麓生态环境保护工作。

  2018年7月底开始,中央加大对秦岭别墅问题的整治力度,中央、陕西省、西安市联合打响 “秦岭保卫战”,、国家监委副主任徐令义担任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

  普遍认为,在陕西秦岭违建别墅问题上,赵正永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次整治行动的开展,加剧了赵正永的惶恐。

  《中国新闻周刊》从获得的相关文件看到,近年来,中央高层针对这一问题先后做过六次批示,时间点分别为2014年5月13日和10月13日,2015年2月15日,2016年2月27日,2018年4月16日和7月15日。这六次批示的前四次,都发生在赵正永任陕西省委期间。

  1月9日,央视播出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披露了这次整治行动的许多细节。该片中,陕西省委胡和平,西安市委原魏民洲、现任市委王永康,西安市原市长董军、原市长上官吉庆,省委原秘书长刘小燕,原户县县长张永潮等均出镜做了自我检讨和反省。

  2014年5月13日,中央总习第一次就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问题作出批示,要求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关注此事。

  两天后,陕西省委办公厅收到中办督察室转来的习总的批示。时任陕西省委、秘书长刘小燕在专题片中出镜时说,时任省委的主要领导没有在陕西省委会上传达文件,只是作出批示由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

  专题片的解说词称,时任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只是进行了圈阅。在对相关区县领导作了口头布置后,时任西安市长董军在随后召开的市政府常务会上,没有传达、学习总的重要批示,以至于参会的常务副市长岳华峰直到1个月后才听说此事。

  直到当年6月10日,西安市才成立“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由退居二线的市政府咨询员乔征担任组长。

  乔征在片中表示:“我可以尽我的能力,去干我应该干的工作。但要动用西安的所有资源、所有人力资源,也可能我这个职务就达不到能力标准了。”

  经过一个月的清查,同年7月,调查小组向市里进行反馈,称经过全面清查和各区县党政领导层层签字确认,违建别墅底数已彻底查清,共计202栋。

  中央纪委八室主任、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副组长陈章永在该片中表示:“这202栋违建别墅大多数是农民自建的违建别墅,事实上就是一个拼凑而成的结果。”

  同年10月13日,习总又作出批示,要求务必高度重视,以坚决的态度予以整治,以实际行动遏止此类破坏生态文明的问题蔓延扩散。

  2014年11月14日,西安市委向陕西省委报告称,202栋违建已全部处置到位,其中拆除145栋,没收57栋,比原计划提前17天。

  专题片称,中央工作组发现,这202栋违建别墅被整治后,秦岭北麓仍然不断出现违规新建别墅达600余栋,像群贤别业、达观天下、草堂山居、山水草堂等别墅项目,甚至成为西安高端地产的代表。

  2018年7月15日,中央第六次对此问题批示,要求由(监察委)牵头,有关部门参加,首先从纪律查起,彻底查处整而未治、阳奉阴违、禁而不绝的问题。

  “违建别墅是表象,不讲是根本。”该专题片中,负责调查秦岭违建别墅的、国家监委副主任徐令义说。

  陕西省委胡和平在该片中称:“我们确实也深感自责、内疚、惭愧。通过这件事情,我们确确实实感受到:讲、遵守纪律、规矩,是非常具体的、是实实在在的。那么通过这件事,我们要深刻反思,我们也痛定思痛、痛下决心,知错改错、知耻后勇。”

  《中国新闻周刊》梳理发现,截至目前,至少有10名陕西官员涉秦岭违建别墅等问题落马或降职,他们分别是:

  2017年5月22日,陕西省委原、西安市委原魏民洲落马,2018年11月20日,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2018年11月,陕西省有3名省部级官员被问责,分别是陕西省委原、原秘书长钱引安,西安市原市长上官吉庆、西安市政协原主席程群力。其中钱引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上官吉庆和程群力均受到降职处分。

  2019年1月18日,《陕西日报》头版刊发文章《惩腐恶一刻不松 正风纪半步不退——陕西省2018年党风廉政建设和反工作综述》。该文公布了5名因涉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已被查处的官员:西安市秦岭办首任主任、规划局原局长和红星,市国土局原局长田党生,市环保局原局长罗亚民,市政府原秘书长焦维发,原户县县长张永潮。

  2012年全国,时任陕西省长的赵正永在《小崔会客》中聊到秦巴山区时感慨:“人类还是应该敬畏自然的,你不敬畏自然,就要受到大自然的惩罚。”

  讽刺的是,在秦岭违建别墅问题上,赵正永如今受到了惩罚。他也成为该事件中被问责的最高级别官员。

  2003年,凯奇莱与陕西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下称“西勘院”)签订合同,联合勘探在榆林市发现的一个估值上千亿元的煤矿。

  随后,凯奇莱公司将西勘院起诉至陕西省高院,2006年10月19日,凯奇莱一审胜诉。2009年11月4日,最高法撤销原判发回重审。2011年3月,陕西高院改判凯奇莱公司败诉。此后,赵发琦上诉。

  刘娟曾为陕西省政协。该省一位省政协委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刘娟的个人关系网络,和赵正永并没有直接关系。

  他称,2007年3月25日,赵正永就作出过批示,称凯奇莱涉嫌虚报注册资本,要求陕西警方对凯奇莱进行侦查。

  2010年,赵正永升任陕西代省长后,两次召开省政府专题党组会议,要求公安厅侦办凯奇莱公司。此后,陕西省公安厅专门成立查处凯奇莱涉嫌经济犯罪督办组。

  2011年8月19日,赵发琦被榆林警方抓捕,关押了130多天后,被取保候审,后被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无罪。2013年,凯奇莱的营业执照获得恢复。

  2017年12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终审判决,认定双方合作勘查合同有效,凯奇莱胜诉。

  赵发琦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己胜诉后,赵正永曾在家中跟人表示“赵发琦胜诉了,但他没有赢”。

  2018年12月26日,崔永元发微博称,该案二审部分卷宗在最高院离奇丢失。消息一出,哗然。

  近日,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参加,成立联合调查组对“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等问题”展开调查。

  赵发琦说,这一官司打了十多年,从最早的民事案件,到赵正永等人介入干涉后,民事、行政、刑事官司一起打。他表示,该案中,很多人利用自身的法律知识和司法权力给人设局,外人甚至看不懂。“我们还有大量证据,还将继续战斗下去。”

  2014年11月25日,赵正永在《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署名文章《选好用好干部落实主体责任》。他在文中表示,对违反组织人事纪律的要实行“零容忍”,凡有重要线索的举报和反映都要认真核查,特别是对、买官卖官等行为,要坚决查处、严肃处理、公开曝光。对那些跑门子、搭天线的干部一律不得提拔使用,本来要用的也要缓用或不用。

  《财经》报道称,赵主政下的陕西省委,用人搞“小圈子”“搭天线”,陕西省委会研究干部共28批次,有16批次在没有作出党风廉政意见、个人有关事项核查、信访举报等结论的情况下就上会研究。在赵正永主政陕西期间,有42名任期不满3年的市县党政正职被调整工作岗位。有的干部“火箭”式提拔 “点卯”式工作,毕业后10年经历8个岗位。

  一位当地企业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三圈”赵正永酷爱打网球。众多官员和商人为了挤进他的圈子,便苦练球技。

  2014年,西安市某厅级官员在一本名为《品味》的杂志中称,自从赵正永2011年提出陕西要举办一届“网球家庭杯”的倡议后,我们先后组织了两届陕西省领导干部“网球家庭杯”邀请赛。

  该官员在文中称,球友们虽然来自于不同的行业、单位,但是通过运动相识、相知、相好,行业与行业之间关系更加密切了,单位与单位之间工作更加密切了,省上与市上、市上与区县、区县与开发区之间的关系也更加密切了。

  据上述接受采访的企业家透露,赵正永的网球队圈子大约有70人,“厅级领导、部级领导不在少数,也有少数企业家”。

  2012年3月27日,中新网一篇《陕西办领导干部网球赛》的新闻称,在陕西省领导干部网球赛暨业余网球公开赛上,时任省长赵正永获得亚军。该比赛共有353人报名参赛。其中省级领导6人,厅局领导67人。

  《中国新闻周刊》梳理部分赵正永“球员圈”名单发现,其中多人在赵正永任省长省委期间得到升迁或重用。

  一些私企或国企负责人也投其所好。陕西的一家某省属国企耗费巨资在单位改建网球场,目的就是吸引赵正永过去。赵正永去过几次后,感觉网球场建得太奢华,没有再去。

  同时,当地企业也争相冠名“陕西省领导干部网球赛”,比如“思源杯” “中银财富杯”“天地源杯”等。

  其中的天地源公司去年曾发生人事动荡。2018年8月15日晚,该公司发布重大事项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接到陕西省监察委员会留置通知书,因公司董事总裁李炳茂、副总裁马小峰涉嫌违纪违法,决定对上述二人采取留置措施。

  而早前的2018年6月,陕西省卫计委党组、榆林市原市委胡志强落马。胡志强是山西省原省委胡富国之子。榆林是陕西的煤炭重地,在他任职期间,榆林市能源领域案件频发。赵正永和胡志强关系密切,两人有很多共同的“商人朋友”。

  赵正永多名老乡、亲人也被传涉及问题。2018年8月6日,陕西省纪委原预防室主任胡传祥落马。胡传祥是安徽滁州人,是赵正永的老乡,陕西多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胡传祥或涉及地产领域生意,且与天地源公司来往密切。

  赵正永落马后,陕西官场余波不断。多个来自陕西政商圈的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1月15日下午,陕西省政府一位与赵正永关系密切的官员被纪检部门带走。数小时后,赵正永被宣布落马。知情者称,该官员是赵正永的安徽老乡。

  多年前,在赵的运作下,该官员调任陕西省政府任职。其口碑和能力都不错,做事也很踏实,颇得赵的赏识。

  期间,赵正永与省政府一位正厅级官员关系不和。在赵正永任陕西省委后,前述官员取代了该官员职位。据知情者透露,这名官员的职位被赵正永的“老乡”替代后,赵曾为其在陕西安排了一个职位,但其对这个安排颇为排斥,后来就离开了陕西。

  另有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赵正永落马的次日下午,陕西省某地级市一位主要负责人,和陕西省委某直属部门的一位主要负责人也被带走。

  2014年7月30日至9月28日,中央第七巡视组对陕西省进行了巡视。随后公布的反馈意见称,陕西少数领导干部在矿产资源、土地出让、工程建设、房地产开发和选人用人等方面存在以权谋私等问题。

  2017年2月26日至4月26日,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陕西省开展了巡视“回头看”。同年6月8日,巡视组向陕西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意见中称,该省党内生活不严肃,存在“好人主义”现象。干部选任程序不够规范,选人用人问题反映集中。上轮巡视提出的超职数配备干部、违规兼职,领导干部多占住房、“文山会海”等整改不力。

  普遍认为,这两类巡视主要都是针对赵正永主政陕西期间的一些问题。赵正永的落马,或将加大陕西政局震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