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新闻

男子杀妻后藏尸2年 妻子曾写7本家暴日记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09 11:39

  4月25日,浏阳,叶江年故意杀人案庭审现场,家属抱着死者遗像痛哭。遗像中的宋会文留着短发,面带微笑。图/记者刘有志

  同一天,在长沙,另一起发生于3年前的丈夫杀妻案开庭。这起案件中,丈夫也同样存在家暴行为。全国妇联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我国仍有24.7%的女性曾遭遇到不同形式的家暴。

  在长沙的案例中,受害人生前在日记中多次表达了愤怒,但生活中却一直忍受着。一份调查也显示,受害者求助最多的是家人或朋友,而非妇联、派出所。而家人和朋友,往往只能起到劝导和建议的作用。

  然而另一方面,即使是妇联、派出所,囿于相关法律法规的不完善,救助手段的不足,也很难做出行之有效的援助。要减少悲剧的发生,从个体到社会,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2010年6月1日,时年29岁的浏阳女子宋会文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她憧憬着“把这个家搞好”,“过好日子”。

  一个多月后,她被丈夫叶江年掐死,尸体分装在4个泡沫箱里藏在楼顶。对外,叶江年宣称妻子失踪,直到两年后,宋会文的尸体被清洁工发现。

  4月25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浏阳开庭审理此案。死者家属庭上情绪几度失控,被告人叶江年始终面无表情。

  一名年轻女子双眼红肿,手捧遗像她是死者的妹妹。遗像中的宋会文留着短发,面带微笑。

  伴随着一阵镣铐撞击声,被告人叶江年被法警押上法庭。突然,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法庭又响起一片哭声。坐在公诉人身边的死者母亲情绪失控,放声大哭,一旁的死者妹妹也哭倒在地,双膝跪地试图扑向叶江年。叶江年则始终面无表情。

  检察官指控,叶江年于2010年7月26日在浏阳市城东新村蔬菜批发市场宿舍因家庭琐事与妻子宋会文发生争吵,将妻掐死后肢解,涉嫌故意杀人罪。

  2010年7月26日中午,叶江年喝了点酒,回家后和妻子吵了一架。叶江年说,吵架后,妻子在回房间的过程中推倒了他的母亲。

  “我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下去了。”叶江年说,这是他掐死妻子的重要原因。他跟进房间后,两人又吵了起来。争吵过程中,他将妻子掐死。为了掩盖犯罪事实,他将尸体拖入厕所肢解。后来据调查,其母因为患老年性痴呆,已对当时的事情失去辨别能力。之后,他将尸块装进装蔬菜的泡沫箱内,藏到了楼顶的水池中。为了防止尸块发臭腐烂,他还先后买了200包食盐对尸体进行腌制。

  在杀害妻子后,叶江年向父亲和儿子解释,称跟妻子发生争吵后妻子离家出走了。他还摔碎了妻子的手机,制造吵架假象。

  妻子“失踪”后,叶带着刚满6岁的儿子,四处“寻找”妻子。他和岳父还去当地派出所报警,去大街上张贴寻人启事,找当地媒体求助,甚至找人借了辆摩托车到处“寻找”。每年过年过节,叶都会去岳父家探望长辈。

  他的行为,几乎赢得了周围所有人的同情,宋家也误以为宋会文线日,顶层住户找人清理楼顶,清洁工意外发现藏了两年的尸体。当天晚上,叶江年迫于压力投案自首。

  对于检方对他涉嫌故意杀人的指控,叶江年沉默良久后轻声回答“属实”。法庭调查时,叶江年在回答法官问话时也非常简单。

  宋会文的家属表示,实在没想到叶江年做出这样的事。2004年5月,叶江年和宋会文经人介绍结婚,两人育有一子。结婚后,两人关系不和,经常因为家庭琐事发生争执,叶江年多次对妻子实施殴打,女方家属手中保存着多份死者生前的就诊记录。

  法官问叶江年为何会有这些就诊记录,叶简短地回答:“家庭矛盾,我打了她。”“什么原因?”“家庭琐事。”“殴打程度怎样?”“一般般。”

  整个庭审,叶江年都显得比较镇定。只有在辩护律师问他是否后悔时,他低下了头,沉默良久,轻声地回答“后悔”。

  中午休庭期间,记者在羁押室采访了叶江年。今年33岁的叶江年显得比实际年龄要老,头发几乎全白了。在媒体记者面前,不管记者是说到已故的妻子,还是叶江年自己的父母、甚至是还只有8岁的儿子,他始终保持沉默,一语不发。

  宋会文的妹妹宋玲利在庭审后说,姐姐在叶家过得很不好,结婚之后就很少笑。“她结婚3年,她婆婆就痴呆了,屎尿都是我姐弄。”

  她已经记不起姐姐究竟是哪一天失踪的,但发现姐姐不见了后,姐夫一直在编谎言来骗他们。甚至在2012年6月2日听说楼顶有尸块,她还没有意识到是姐姐,直到警方给他们打电话。

  案发后,宋玲利找到了多本姐姐被打入院治疗的病历本、7本姐姐生前的日记本。死者在日记中写到,丈夫叶江年喜欢喝酒,每次醉酒后就抓着她殴打。对此,宋会文的妹妹感到很痛心:“其实我也有劝过她,但姐姐思想比较传统,又考虑到有小孩,一直没有鼓起勇气离婚。” 记者刘志杰

  我生下我儿子,坐月子的时候还没十天吧,他打我往死里打,连我头打两巴掌,然后用脚在我腰上踢几脚,那次到了人民医院检查了,说有反应,随时做CT检查,我没去。

  这次以后,我打电话叫我爸上来了,和他说从今以后不许再打我了。他在怀孕孩子三个月左右,打过我一次,扔凳子打我,他又打我,当时疼得我在地上打滚。

  日子一过快半年,他好像没有那么打我。他对我也一般。今天2005年3月26号,他又发疯了,打我,打了我的头。我该如何是好,怎么办呢?我很想和他搞清楚,犹豫不决。

  2003年11月29号,和他怀上了小孩,这时犹豫不决的我想该怎么办,想来想去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我今天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想把自己的门面收回去做生意,从小做到大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我一定要努力做好。

  本来今天说得好好的,我等吃完饭带着喜悦的心情打电话给叶说:“叶江年,你在哪儿?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你快点回来。”他说“我在喝酒,喝醉了,才会回来。”我叫他别喝那么多,叫他快点回来,他说“关你屁事,随我”,电话就挂了

  我真的好后悔好后悔和他结婚,最后悔的是生了儿子。2009年5月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