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新闻

杀毒软件教父一边逃亡一边写博客 身边女人经常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09 11:39

  但还有一个人会这样做:一边逃亡一边写博客,一边和媒体爆料;这个人是约翰·迈克菲,杀毒软件界教父级的人物,世界三大杀毒软件迈克菲(国内谐称卖咖啡)创始人。

  近日在中美洲小国伯利兹涉嫌谋杀一名美国地产开发商而走上逃亡之路的迈克菲就通过博客直播自己的逃亡生活:包括自己如何改装易容在眼皮底下进行反侦查,如何在逃亡期间思考人生,同时抨击正在通缉他的中美洲小国伯利兹的司法制度……

  ——当地服务员阿尔说道。他大方慷慨,不管到哪都是广施小费;迈克菲定居后,还曾出资百万美元为伯利兹海岸巡逻队捐赠了一条巡逻艇,他还多次给当地警方捐赠设备。

  他是个好人,帮助过很多人。问题是如果他想要什么东西,他总是想立刻就得到。如果得不到,他就变得很狂躁。他是一个复杂的人,非常冲动。

  一切涉及约翰·迈克菲的事总变得奇怪。他卖杀毒软件发了大财,但也在几年内成了瘾君子。他与杀手、妓女、皮条客扯上关系,还爱上了17岁的女子。

  ——美国《连线》杂志出版了一期关于迈克菲的电子书《迈克菲的背水一战》,作者大卫是迈克菲逃亡后唯一与他保持联系的记者。

  当时他在沙子里挖了个坑躲进去,扣个大纸箱子用来呼吸,就这样躲过了第一次搜捕,离去后,他立刻带上自己20岁的小女友,开始了逃亡生活。

  11月11日清晨,加勒比海沿岸的潜水胜地小镇圣佩德罗,们接到了报案,52岁的美国人格里高利·福尔头部中枪,倒在血泊中。闻讯而至的们在死者遗体附近只找到一枚9毫米口径的弹壳。

  除笔记本电脑和手机,福尔家里没有丢失任何财物,室内也没有发现强行入内的迹象。福尔是一名受欢迎的地产开发商,但和自己的邻居、迈克菲杀毒软件创始人约翰·迈克菲的关系非常糟糕,福尔曾向当地的市长办公室投诉过迈克菲;邻居们也说,迈克菲和福尔曾多次争吵,因怀疑福尔给自家的狗投毒。

  于是警方搜查迈克菲在圣佩德罗的豪宅,却不料迈克菲不见了踪影。12日,圣佩德罗警方发出通缉令,全国搜捕迈克菲。但事实上,警方搜查他家时,他就在眼皮底下。迈克菲曾经多次受到指控,今年5月份,他因为未获得制药许可和非法持有而遭到伯利兹警方逮捕,警方怀疑他有制毒嫌疑。

  位于伯利兹的圣佩德罗吸引很多有钱人在此安家,迈克菲也是其中一员。2009年的暴跌损失数百万美元后,他“退休”来到了圣佩德罗;2010年英特尔用76.8亿美元收购了“迈克菲”公司。

  现在我有大把的时间,却没事可做。于是我开始反思我的人生,我怎么就变成一个四处逃亡的杀人疑犯了呢?

  “我要讲出我的故事,不过请记住,我还在逃亡,上网、甚至接触到电脑都十分不易,所以我不得不长话短说。这篇《引言》,就是我故事的第一章。”在首篇博文的结尾,迈克菲如是说道。

  伯利兹的首相迪安·巴罗说:“迈克菲有妄想症。我甚至可以说他就是个神经病。”巴罗一再呼吁迈克菲出来协助警方调查。

  不过迈克菲毫不理会,他认为当地以杀他为目标:“无论如何,我都不愿意与这个国家的警方交谈。你可以说我偏执,但这几个月来,伯利兹警方一直想杀了我,因为我不是很喜欢他们的首相。他们每个人都把我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我的清白无辜,取决于福尔案真正杀手的落网。”迈克菲说,“但是我必须亲自调查,因为伯利兹的们根本不关心谁杀了福尔,他们只关心我现在逃到了哪里。”

  于是迈克菲决定,还是留在伯利兹,留在这个离谋杀案现场最近的地方,去听,去看,去调查,以洗清自己。

  “我把胡子和头发全都染灰了,然后用黑色鞋油,涂脸上脖子上胳膊上,全身上下都涂得黑黝黝的。腮帮子塞满口香糖,让自己看起来肥肥的。我把一条棉条塞进右鼻孔,我戴上个棒球帽,帽檐朝后,头发乱蓬蓬地露在帽子外面。穿上破烂的长袖衬衫,然后拎着一篮子危地马拉的编织品,推着一辆吱呦吱呦响的破自行车,一瘸一拐地上路。”

  借着这“惨不忍睹”的伪装,他就在自己家门口兜售小商品,还几乎把一个毛线小海豚卖给了前来蹲点采访的美国记者。他看着们在自家进进出出,直到有把他轰走。

  逃亡生活不容易,迈克菲说,“我睡在爬满虱子的床上。”不过这不影响他抽空思考自己与20岁女友之间的关系,抨击伯利兹司法的不公正,以及他如何轻信了媒体并放任他们把自己描述成了一个“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