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新闻

“艰难一日”当在今日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1-29 06:37

  二十四节气中最凛冽的一个节气,往往在每年的1月到来。然而这个节气的时令标志,却值得让人冷静体味:一则寒气之逆极,冰一直冻到水中央,且最结实、最厚;再则鹰隼之类的征鸟,却正处于捕食能力极强的状态,盘旋于空中搜寻食物,以补充身体的能量抵御严寒,等待春天……

  大寒,意味着一种淬炼!就在这个节气,塞北草原,北京军区某部千余名新兵,正在-31℃的雪野上冬训,风刮到脸上如刀割一般,呼出的热气在眉毛上凝成了霜,班长的告诫在他们耳边回响:“-10℃,油品会冻成坨,必须用袋定量分装;-30℃,人的皮肤不能直接接触金属……”

  由此向南1300余公里,华中山野,空降兵某部首次在冬季组织新兵大飞机跳伞训练,数千名新兵鱼贯跃出机舱。此前,新兵们先后完成了两种伞型、两种开伞方式的小飞机跳伞训练。此后,迎接他们的将是昼夜间全天候伞降的考验……

  由此向西2700余公里,高原腹地,军区某部百余名新兵,正在海拔4700多米的雪山上穿行,这里空气稀薄、高寒缺氧,风力有时达到7-8级,10多个小时的行军路上,还穿插有20多个复杂的“敌情”……

  没有预热,不再缓冲,在老兵们的眼中,这些还应该在走队列、整内务的新兵,比自己当年更早地进入了艰难的实战化训练节奏。其实岂止是新兵,大寒之时的中队,到最艰苦的地方练兵、到最复杂的环境练兵、到最贴近实战的条件中练兵。“艰难一日”正成为练兵场上的一种新常态。

  军之不训,与无军同;训之不严,与不训同。把“艰难一日”留给今天,把“最坏的打算”想在今天,才能为明天战场添一分胜算。这本是一个十分简单的道理。然而,长期不打仗,曾经让我们这支军队的练兵场上滋生出另一种“艰难”——

  实兵演练不编脚本、不搞摆练,难!环境构设不避难就易、不注重实战,难!对抗训练不一厢情愿、不预设结果,难!演习总结不回避问题、不遮短护丑,难!

  两“难”之间,折射的正是和平积习的魅影:战备意识淡漠,打仗思想弱化,训练脱离实战,演习成了“演戏”。长此以往,危不施训、险不练兵,避难就易、避重就轻,艰难一日,变成了轻松之日、安全之日、忘战之日……

  “现在想想,那样搞训练,其实是把轻松、安全留给了今天,却把艰难、危险留给了明天。”一位指挥员的话意味深长:前几年,实兵演习搞了不少,有些也是有声有色、有板有眼。然而硝烟散尽之后,冷静地问问自己,总感到得来的胜利不真实、不踏实,甚至越想越害怕!

  不可否认,时至今日,和平积习的魅影,仍然在我们这支军队的练兵场上若隐若现,必须引起我们足够的警惕!军委反复强调,要从实战出发从难从严训练部队,千万不能让战备训练成为花架子,不能让演习演练流于形式,不能让“能打仗、打胜仗”成为一句空话。正如抗倭名将戚继光所痛斥:“所习所学通是一个虚套,就操一千年便有何用?”

  放眼域外,美军2012年出台《联合作战拱顶石构想:2020联合部队》,明确提出:“部队必须定期开展基于‘最糟糕情况’的训练”。而从第一次车臣反恐战争的饱受诟病,到俄格冲突中的出手凌厉,俄军脱胎换骨的秘诀,就是高险高难的实战化训练——其训练“在敌火力下运动”课目甚至在实弹下进行。

  把“艰难一日”留给今天,把“最坏的打算”想在今天。翻开总参谋部《2015年全军军事训练指示》,实战之思跃然纸上:“仗怎么打兵就要怎么练,任务是什么就要突出练什么。要深化战略战役训练,加强使命课题联合训练,开展军兵种互为条件训练,加强现代战争夜战夜训、复杂电磁环境、特殊地理环境和极端天候条件下训练”。

  无兵而求战,是为至危。不求战而治兵,其祸更甚。洞观2015年1月的三军演兵场,一些变化正悄然发生:

  ——沈阳军区某旅跳出“胜败论英雄”的伪荣誉观,红蓝对抗中吃了败仗的分队,由于发现改进了战法成果中存在的8项问题,同样得到了旅党委表扬。

  ——兰州军区某团打破“事故定乾坤”的伪安全观,出了训练事故,练兵标准不降反升,某新型火炮首次在-20℃以下的寒区实弹打靶,就明确要求必须在夜暗微光条件下进行。

  训练思想、训练作风决定着训练与战场的距离。这个距离可能是一步,也可能是一万步。一如大寒时节的征鸟,全军部队开训伊始,就迈开实战化训练步伐,积蓄着搏击春天的力量。

  然而,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战争是充满不确实性的领域。比“艰难一日”更难的是,辨清何为明日战场之艰难?

  习主席反复告诫,我军打现代化战争能力不够,各级干部指挥现代化战争能力不够,这一问题依然很现实地摆在我们面前。

  “明日”并不都在“今日”的延长线上,制胜未来,靠的是谁更具有创造力。如果我们不能按照明天战场的要求,设计今天训练中的“艰难一日”,不能超前制变,而只能重蹈“兵来将挡”的被动应付,恐怕若干年后我们还是“能力不够”。

  放眼域外,美军2012年出台《联合作战拱顶石构想:2020联合部队》,明确提出:“部队必须定期开展基于‘最糟糕情况’的训练。”而从第一次车臣反恐战争的饱受诟病,到俄格冲突中的出手凌厉,俄军脱胎换骨的秘诀,就是高险高难的实战化训练——其训练“在敌火力下运动”课目甚至在实弹下进行。

  把“艰难一日”留给今天,把“最坏的打算”想在今天。翻开总参谋部《二○一五年全军军事训练指示》,实战之思跃然纸上:“仗怎么打兵就要怎么练,任务是什么就要突出练什么。要深化战略战役训练,加强使命课题联合训练,开展军兵种互为条件训练,加强现代战争夜战夜训、复杂电磁环境、特殊地理环境和极端天候条件下训练。”

  无兵而求战,是为至危。不求战而治兵,其祸更甚。洞观2015年1月的三军演兵场,一些变化正悄然发生:

  ——沈阳军区某旅跳出“只以胜败论英雄”的窠臼,红蓝对抗中吃了败仗的分队,由于发现改进了战法成果中存在的8项问题,同样得到了旅党委表扬。

  ——兰州军区某团打破“只以事故定乾坤”的伪安全观,出了训练事故,练兵标准不降反升,某新型火炮首次在-20℃以下的寒区实弹打靶,就明确要求必须在夜暗微光条件下进行。

  训练思想、训练作风决定着训练与战场的距离。这个距离可能是一步,也可能是一万步。一如大寒时节的征鸟,全军部队开训伊始,就迈开实战化训练步伐,积蓄着搏击春天的力量。

  然而,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战争是充满不确定性的领域。比“艰难一日”更难的是,辨清何为明日战场之艰难?

  习主席反复告诫,我军打现代化战争能力不够,各级干部指挥现代化战争能力不够,这一问题依然很现实地摆在我们面前。

  “明日”并不都在“今日”的延长线上,制胜未来,靠的是谁更具有创造力。如果我们不能按照明天战场的要求,设计今天训练中的“艰难一日”,不能超前制变,而只能重蹈“兵来将挡”的被动应付,恐怕若干年后我们还是“能力不够”。

  互联网“新常态”津粤闽自贸区孙鸿志被查油价迎年内最大降幅外逃自首“房叔”获刑20年12306禁行程冲突票香港运钞车掉落现金新电改方案王思聪炮轰一步之遥光大证券内幕交易李克强谈中希关系唐良智任成都